上海婚姻调查

上海婚姻调查

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服务项目 > 上海婚姻调查 >

我是一名私家侦探

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 时间:2017-03-31 13:46

   

80后理工男,加拿大理学硕士。爱闲逛,曾驱车横行北美东西海岸。做过工程师、司机,现在是一名私家侦探。
周末的傍晚,空旷的停车场里,只有我们很少的几辆车停在那里。3个小时过去了,目标还没有出现,我一边就着咖啡吃干粮,一边盯着远方的大门,等待着那激动人心的一刻的到来。即使要等待12个小时,我也要像一位猎人一样,耐心地等下去。因为,我是一名私家侦探。
火手加拿大
很多人一听到私家侦探这个职业,第一反应都是“神秘”、“刺激”、“危险”这些字眼,而事实并非如此。
 
侦探的工作首先是无聊的。说它无聊,是因为这个职业需要长时间的等待。这次任务已经等了3个小时了,却一点儿都不算长。
 
我曾经跟过一个家庭婚姻类的案子,在目标家门口监控了一个星期,每天10个小时,却连目标长什么样子都没见到。
 
而且,在等待的时候,你还不能偷闲去做其他任何事情,因为目标随时可能出现,并且在10秒钟之内就开车离开了。在等待时,要随时盯着远方,关注着那里出现的每一个人,发生的每一点事。如果目标出现了,我们要在最短的时间内,拍照、摄像、启动车,跟踪上去。如果你监控的时候,抽空瞄上一眼手机,目标可能就在这几秒钟之内出现并离开了我们的视野。那么几个小时的蹲守,价值几千人民币的预算,就都白费了。
 
侦探工作是艰苦的。做侦探,要冒严寒战酷暑,无论气温是正30℃还是负30℃,我们都要在车里呆着。而且很多时候发动机还不能启动着,因为长时间的汽车尾气容易暴露我们的存在。为了降低暴露的概率,侦探到了目标区域后就必须减少活动,吃喝拉撒都在车里完成。女侦探的数量远少于男侦探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:女侦探在车中如厕实在不太容易。
 
侦探的艰苦,还体现在侦探工作时间的不固定。只要目标一活跃起来,我们就必须一直跟下去。我曾经跟过一个家庭类的案子,目标在监控地点一直呆到凌晨4点才回家。我都恨不得冲上去告诉他,你老婆在家等你呢,赶紧走。可是我不能。
 
突然,大门开了。一个20多岁、身高1米65左右的女性,背着书包,跑了出来,跑过停车场,跑向远方。我一下子傻了。根据情报,那个女人很可能就是目标,这次监控的目的,就是等待一个男人开着一辆车停在门口,她上车离去,然后我拍摄下这个场景,包括那个男人的面貌、车型和车牌号。
 
可是现在,目标跑走了。该怎么办?按照惯例,目标走,我们走;目标开车,我们开车;目标坐公交,我们坐公交。现在目标跑走了,我下车跑着追?这就暴露了。而且,一会儿可能有一个人在另一个地方开车等着接她,然后,两个人开车就走了,我总不能跑着追汽车吧?
 
于是,我做了个艰难的决定:开车跟踪这位奔跑的姐们。对侦探来说,这是个很尴尬的境地,但是为了完成任务,别无选择。
 
目标跑了几个街区,突然停了下来,拉开路边停着的一辆车的车门,上车,离去了。
 
 
当然,这一切都被我记录了下来。有了车型和车牌号,只要他这车不是租的,一切就都有眉目了。收起相机,我继续跟踪目标车辆而去,时远时近,若即若离。不久,他们来到一处公寓,停在了住户停车位。然后,双双下车,进了公寓楼。我记下地址和停车位号,就近找了个地方继续等待。我猜,这里大概就是这位男小三的家了吧?
 
他们回家会呆多久呢?会做些什么呢?这些问题现在都无从解答,我只能继续耐心地等待下去。这可能是个漫长的夜晚,几个甚至几十个小时的等待,只为了那几分钟的活动,只为了那记录在相机里的亲吻、牵手的一瞬,我就像个城市猎人一样,埋伏着,观察着,因为我是一名侦探——我是火手探官。